勉强记录一下这兵荒马乱的年月

吃饭

灰色调满溢了出来,

圣洁早已浸泡在污垢中,

魔鬼总是在狂欢,

篝火染红所有黑暗。

刀叉割进血肉,

祭品摆上餐桌,

所有生灵,茫然又兴奋,

谁知道献祭与被献祭者是如何定论?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清流羽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