勉强记录一下这兵荒马乱的年月

猝然的离去

难过,是像潮水一样慢慢涨起来,涨满了整个内心,然后整个人溺在水里窒息。

今天见了高中同学,才知道高中带过我一年的语文老师去世了。一开始只是震惊,心里一直不相信,一个人待在酒店的时候,慢慢信了,难受才从骨缝里钻出来。

我记得这是我高中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,欣赏我作文的老师,让我觉得自己写议论文是有希望的,让我觉得自己的思想有知音。我记得我是从她的语文课喜欢上楚辞,喜欢上屈原奇诡荒幻的《九歌》。我记得我刚开始住宿闯了祸,她笑着说没事安慰我,还说我会有出息。

我当时觉得她是一个认真、心事重的老师,能感觉到她或许看透很多东西,总是在反思自己,总是在思考许多事情。

所有关于她如何离去的事情我都不清楚,只是单纯地听说她走了。然后便陷入这不知所措的惶惑的悲痛。心里一会儿相信,一会儿又不相信。

生与死像一堵巨大的城墙骤然降下,突兀地横亘在记忆里,一边是蒙尘的、已不甚鲜明的时光,一边是空茫茫的再也没有她的虚无。虽然在转文科班后,就几乎再也没有和她说过话、打过招呼,她本该在我的记忆里渐渐褪去,可是这突然的消息,反而让我陷入了空落落的刺痛。

内心里仍是强烈地排斥着这个消息,还是觉得怎么都无法相信,她本该兢兢业业地继续工作,继续讲着诗词歌赋古文小说,然后继续送走一届又一届学生,按着人生既定的剧本走下去,可是命运竟然就这么生硬地戛然而止,切断了一切一切的羁绊。

过往的记忆变得再也不一样了,再也没有任何延续的可能,被命运砍得稀烂,裸露出一片又一片焦黑的死寂。

我甚至在疑惑我是否有祝福她的资格。我无法像别人一样说出那些祝福的语句。我仍是无法真正相信这件事,我无法接受。我不知该如何结尾,或许也应该像这命运一样戛然而止。


评论

© 清流羽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