勉强记录一下这兵荒马乱的年月

自由

考完试特别特别焦虑,觉得自己一定考不上。不过好在没太熬夜,十二点多就睡了,然后五点左右醒了,想清楚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或许我痛苦的根源只是觉得自己不自由,仅此而已。
母亲一直给我灌输什么三从四德,却根本意识不到,就是这些可怕的思想毁了自己的幸福。
一个人如果不敢看见自己痛苦的根源,自己就会变成受虐狂,并且会变本加厉地虐待别人。
渐渐长大了,我发现或许朋友不是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人,而是可以在线聊聊天的人,说说话就行,保持无害的联系。
最可怕的事情是宫斗,因为那些女人都失去了自由。失去自由会让人发疯,只有在一潭死水的地方多那么一点点权力,才能或许多那么一点点自由,所以那些女人都和疯了一样。
如果过去的仇人和自己完全失去了生活上的所有联系,那报仇还有什么意义?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一介过客,可以自由选择离开那些已经疯了的人,那世事本也就如流水一般没什么意义了。
可是,人本来就是过客。只是许多人意识不到而已,因为他们把自己限制死在一个地方了。
恩恩怨怨,如果离开了江湖,离开了皇宫,离开了金丝笼,只会烟消云散。
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,也不属于任何一个人。开心,就爱。难过,就离开。总有新的旅程,新的风景。
我终于明白了我到底是哪里和别人不一样。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人想折断我的翅膀,包括爱人,包括至亲,包括朋友。因为我不属于他们啊。
可是,即使我翅膀已经断了,我也不属于任何人,任何地方。
我想我终究会找到自由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 )

© 清流羽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