勉强记录一下这兵荒马乱的年月

清醒

最近十分痛苦,但是在痛苦中我想清楚了一件事。

那就是我想去目的地,完全可以通过不同的路径达到。

如果问我生命的激情所在,那就是画画和文学。然而所谓的论文,所谓的好成绩,这都是我的责任和义务,都是我的虚荣心。

初中时我的成绩很好,因为我小学被大家孤立,我想要获得别人的尊敬。高中一开始我成绩很好,因为我想要自由,我要摆脱父母的束缚。但是我不开心,所以我早恋,但是早恋的甜蜜促进了我的学习,失恋的痛苦让我自爆自弃。

大学我依然成绩很好,可是我依然被同学孤立。并且成功的重复了高中的轮回,最终成为一个失败者。

单纯的成绩好不能满足我深层的生命渴望,我内心总是有一只暴躁的野兽在横冲直撞,我错误的用...

重启2.0

茫茫山雾弥漫,
偶尔有星子眨着晶莹的眼,
掩映着,
隐约的青草色。
不知尽头是,
山花遍野的绚烂,
抑或熊熊的烈火染红云天。
蚀骨灼心的执念,
背负或是放下,
虔诚的一路走来,
不问来处,不问归宿。
但向苍茫尽头留下一行清影,
夹杂着斜斜的雨丝,
和含混回荡的长歌。

苦闷与彷徨

啊长达两天的考研酷刑已经结束了,我结束了三个多月来的紧张学习,中间尤其是最后一个月经历了数次崩溃,比如书被偷、笔记被偷、打印好的论文被偷、被房东撵出去然后和房东大吵一架等等,总之是旧愁未去,又添新愁。

当然,果不其然的考砸了。虽然我的确是尽力了,我并不想为自己的失败辩解什么,毕竟在作为谋生手段这一点上,只有结果才重要。这大概也是我为什么如此低落的原因。

总觉得这仿佛是一种宿命般的悲凉,余华评价卡夫卡的小说时说,当一个人的命运开始破碎时,便会一直破碎下去,直到叙述结束,人物在深渊中的坠落也不会停止。也许,这才是生活中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实吧,我从来不相信自己能有所谓的“大团圆”结局。

可是,人...

如墨如画,抬眼看这盛世繁华

黄昏,极落寞极寂静的情形下,温书背书,好像现实如同潮水般褪去,天地茫茫,漆黑一片中只剩了我独自一个。
在这极落寞里,孤独又淡淡褪去了,在浑然里好像与天地的中心更近了一步,那个光芒明灭的中心。
霎时极静变成了极动极喧闹,我一人站在那里,却置身于最繁华的街市,灯光璀璨,人声沸腾,独我在上空俯视这万家灯火。
那一刹那,心境无比明澈透亮,澄明空寂的感受着闹市的繁华,仿佛时间静止,刹那千秋。
是非成败,不过我一念起,一念灭。在极寂静中感到极喧嚣,在极萧败中感到极热闹,我身处的世界也只是我幻想的实现。悠悠天地,我为主宰。纵是萧条冷落又如何,只需抬眼望,看这盛世繁华。

书扎

前两天看完《桃花扇》,总是在想李香君和侯方域为什么最后选择双双入道。当年贞烈大义,血溅桃花扇也要维护一段姻缘,辗转相聚后却选择放弃。说是家国大义,什么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这种太笼统。现在我觉得大约和鲁迅先生的《伤逝》原因类似。
试想明灭清立,侯方域作为爱惜名节的旧臣,大约不会归顺做官,即便做官也是痛苦的,况且清朝未必会饶了他。倘若不做官,李香君作为淮南名妓,若再有人强逼陪笑,此时拒媒也无人可替可帮。
在一片惨淡的背景下,只能是涓生子君式黯淡的结束,必不得善终。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,分开二人便能各自保全名节,也许这已是最好的结局。

黄昏是一天中最残忍的时刻,
她给了你最梦幻的温柔,
当夜色的裙裾还未抚上你的脸庞,
昏黄的灯光却带来了晶莹的希望。
她让真实和梦幻拥抱交合,
却把你当成了冷漠的第三者。
她隐约哼着海妖的摇篮曲,
让你不忍走进暗夜的眼睛。
她踏着妖异的舞步而来,
嘲笑着让太阳女神逃入黑山,
她挑衅着掌控命运的黑暗之神,
用温软的身体横亘着,
黑暗与大地新婚的结合,
不让他们轻易走进这无尽的良夜。
她跳着最妩媚的舞蹈,
一层一层的脱下昏黄的衣裳,
在最光洁的肌肤裸露的那一刻,
她轻响着新娘的笑容,
背叛了一切的誓言和希望,
正如她第三千零一次那样,
留下了最深刻的眷恋,
以及最残忍的温柔。

天色黯淡静谧,
我是一个闯入者,
撩开了她的裙裾,
她微红着脸笑,
别拍啦,
说着拽了一下旁边,
正要偷偷溜走的流云。
和我一起合影啦,
晚霞把流云挂在树梢,
一起羞涩的合照。

梦游

我在黑暗中没命的奔走。
连乌鸦都不愿多嘲讽我一句,
萤火虫也闭上了眼遁入草丛。
我看见远方的树木,
都结了亮晶晶的红色小果子,
妖冶又魅惑,
比美杜莎的乳房还招摇。
我呆滞的路过,
好像又听到了鸣蝉的冷笑,
你怎么知道我一无所有。

少年漂泊之结束

昨夜,一个人躺在家里的床上,发觉自己终于结束了漂泊的生活,随之也终结了漫长的少年时代,忍不住泪如雨下,哭得昏昏沉沉,不知几时才入梦。
是啊,从八九岁一直到二十一岁,几乎占据了目前生命中所有的时光,却是一直在流浪。
少年时所有的脆弱,所有的赤诚,所有的高傲,一切一切既偏执得可笑,却火热纯真得付出所有的情感,都结束了。因为我终于完全放下了自己的骄傲,弯腰低头地向母亲走去,向宿命走去。如同一只蜂子,被人从原地撵走,兜兜转转了一圈,又落在了原来的地方上。也如同那缀网的劳蛛,徒然又不停歇地织着自己命运之网,越陷越深。
少年时代的漫漫长夜终于结束了,那时的每一点星光都拼命地抓住,全身心的被星光吸引,反而...

长夜漫

暮卷寒云,风拂衰草,一任苦雨,点滴到天明。春睡重,方今梦醒。不堪忆,当年浅笑盈盈。可怜霜颜华发,孤影独将剩酒洒。

2 / 10

© 清流羽觞 | Powered by LOFTER